今天是 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
 设为首页   请您留言
| 机构设置 |  领导讲话 |  干部队伍建设 |  人才工作 |  干部监督 |  基层组织建设 |  党员队伍建设 |  远程教育 |  综合考核 |  自身建设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干部队伍建设 >>党史研究

赫哲族同胞的抗日事迹——参加张锡侯抗日义勇军
  发表日期:2012年10月1日  共浏览6032 次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一九三三年夏季,由戴××率领一百多人与同江县保安大队里应外合,一举攻占了同江县城,生擒了伪县长庞作藩,砸开了监狱,释放了所有爱国政治犯及其他罪犯。随即,部队在同江进行了整编,两个部队合二为一,推举原保安大队长张子风及戴××为领导人。下设两个营:保安队为一营,由张××为营长;原戴队为二营,王××为营长,接受张锡候的领导合并为抗日义勇军。并发布命令,抗日义勇军的宗旨是“抗日救国、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当时,同江县城商业正常开业。老百姓无一损失。部队整编就绪后,迅速撤到街津口村。

听到这个胜利消息,使我们赫哲族青年非常兴奋,立即跑到队部,要求加入部队。这是我们第二次正式加入抗日义勇军。参加者是:

付明山(勤得利的,七星岗战斗回家,一九八二年病故于饶河县四排村。)

  奎(勤得利村,l 9 8 4年病故于新疆。)

尤虎巴(勤得利村的,七星岗战斗回家。)

付忠林(额图村的,在新疆。)

付振海(额图村的,在新疆。)

付忠奎(额图村的,病故于新疆。)

付德海(额图村的,在七星岗战斗后回家。)

付洪喜(额图村,1941年在新疆战斗中牺牲。)

付明山(额图村,1953年由新疆返回,l983年病故于同江县街津口村。)

付文祥(额图村,l954年由新疆返回,现住佳木斯市。)

尤战清(街津口村,结婚一年多即抗日离开家乡,现在新疆。)

付中华(街津口,1953秋病故于街津口村。)

  江(街津口的,在新疆。)

还有邓奎、杨青山(汉族、现在新疆。)

部队热烈的欢迎我们,并同意我们的要求,将我们集中编为一个班。当时连长是肖云堂,排长高东升,任命付忠林为我们班的班长。同对又派给我们一位副班长名叫张雪山,这个人有吸大烟的毛病,但作战非常勇敢。后来在进攻虎林县城的战斗中牺牲。这个人好说好笑,很会团结人。在他牺牲之后,大家都非常怀念他。

我们这支部队,当时已发展到三百多人,张子风等人研究,在街津口不能久住,要赶紧找到张锡候,和大部队合在一起,才能有更大的战斗力。张锡候原任同江县长,一九三二年初,因局势紧张,桦川县抗日动员、组织工作不力,因而奉李杜将军之命令,调任桦川县长,后率部到富锦、绥滨,同江一带进行抗日作战。当时在饶河一带活动,于是,张子风等人决定,由街津口村出发,经抚远县再去饶河,找张锡候。可是,事不遂人愿,我们行军到勤得利,就发生了许多困难。陆路要通过沼泽区,河沟纵横,难以通行。走水路,又无法解决那么多船只。就又返回街津口再去七星岗,准备从南道去饶河。在七星岗附近我们碰到了一支报号为“忠义”的队伍,约七十多人,经交谈得知也是抗日义勇军。并决定先行攻占二龙山镇,然后再进攻富锦。这时,我们从探报中得知,从富锦方面来的日伪军约二百多人,正向七星岗进发。因而部队临时决定,伏击这股来犯之敌。

七星岗伏击战

这正是八月初秋的季节,树多叶密草又高,很便于部队的隐蔽。根据地形,部队迅速进行了部署。由张子风任伏击战的总指挥,分前后两道防线进行伏击。第一道防线,由赫哲族班和其他有作战经验的人共七十余人把守,指挥官是王营长。第一道防线六十多人,指挥是张营长。张子风总指挥的位置在第一道防线中间的两裸柞树下。部队进入阵地之后,构筑了简单的工事并设置了伪装。其他人员作为预备队并看管庞作藩等项工作。

这是我们参加抗日义勇军以来,第一次和敌人交手,我们几个赫哲族青年心情都很紧张。但我们互相都鼓励着,一定要狠狠地打,多消灭几个鬼子。上午九点多钟,日本尖兵排已迫近第一道防线,而且越来越近。当离我们一百米时,突然停下来,漫无目标的开枪射击,看样子是火力侦察。不久,他们发现我们第二道防线左后侧有两匹马。于是,他们就地架起迫击炮.准备射击。在这种紧急情况下,班长付忠林、付班长张雪山同时发出射击信号,仇恨的子弹向敌人猛烈地射击,在迫击炮附近站着一个手拿望远镜的日本鬼子,还有忙着架设迫击炮的两个日本兵,和一个背着轻机枪的日本兵应着枪声倒下了。紧接着,第二道防线亦展开了射击,战斗全面打响了。从第一道防线射出的子弹,真是弹无虚发。在第二道防线的左翼,敌人尖兵排被消灭了。这时,敌人在草棵里隐蔽起来,伺机进行反扑。因为我们一、二道防线同时开火,敌人大致摸清了我们所在的位置,不一会敌人的轻重机枪一起猛烈地扫了过来。由于我们的工事过于简单,大部份人暴露在地平线之上,所以伤亡很大。总指挥张子风在和王、张二位营长碰头时,也被机枪子弹射中倒下。第二道防线的战士有些骚动,而且开始撤退,第一道防线见此情景也随之采取行动,在二位班长的掩护下,我们十几个人从右翼柞树边撤退,另一些人从左翼沿着芦苇撤退时,排长高东升左腿腿腕处被飞弹打中,弹头打进三分之二,付振海的枪机被飞弹打掉,还把衣襟和裤裆各穿了一个枪眼。在撤退中,我们还缴获了负伤伪军的两把枪,七十余发子弹。当我们撤至后方集中时,敌人的迫击炮就在我们附近爆炸,部队失去了领导,秩序也很混乱。在这重要关头,那伙自称“忠义”的人,把庞作藩劫持走了。当我们发现时,已过了一段时间。大伙都非常气愤。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伙人都是土匪,他们得到庞作藩,即向富锦请功领赏去了。

第二天,我们又回到七星岗,安葬了张子风等三位领导的遗体和牺牲的战友,重新推关××为团长。大家列队站在战友的墓前,庄严的宣誓:“重整队伍,跟随关团长、继续寻找张锡候,抗日到底,为死难的烈士报仇!”随后,我们经由富锦的南部向宝清县境进发。

在征途中

我们这支部队自七星岗伏击战失利后,寻找张锡侯部队的心情更为迫切。经由富锦南部,日夜兼程进入宝清县境的七星泡,李家围子,最后到了宝清的西沟,这是山区。当时已时至深秋,天气很快就要变冷了。部队决定在此稍事休整。一是休息一下,解除几个月的疲劳,二是解决冬装问题。天气很快就冷了,我们都还穿着单衣服。

在宝清县西沟期间,得到了附近老百姓的支援,为我们解决了棉布、棉花和棉线,我们便动手自做棉衣。有些是白色布匹,就用树叶,草根熬成水染上色,再做衣服。鞋帽问题,由我们赫哲族班进山打野猪,狍子,肉当饭菜吃,皮张则由我们赫哲人熟好,自做野猪皮拉,狍皮帽子。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劳动,我们终于穿上了冬装。这是我们头一次自做服装,颜色什么样的都有,衣服的样式,长短又不大合身,真是五花八门,出了很多笑话。战友们你看我,我看你,不由得一阵哈哈大笑。生活是艰苦的,但战友们的精神和斗志都是旺盛的。

一九三三年入冬以后,大雪纷飞。田野、山川披上厚厚积雪。吃粮问题目渐紧张,运输也比较困难。部队领导决定转移,向虎林县沟里进发。于农历十月底绕过宝清县城,不久即进入虎林县出区茫茫的林海雪原之中。

我们踏着没膝深的大雪缓慢地穿行于深山密林中,一天走不多少路。到了晚间更是难熬啊!二十几个人围坐在一堆篝火旁,真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吃的还好办,虽然粮食少,但肉类多。这儿狍子多,我们赫哲班,出去几个人,绕一圈回来,就搞它十几只。大家围坐篝火旁烤着狍子肉吃得蛮香,一天的疲劳就忘得一干二净。就这样,走了六天才到达虎林县沟里马鞍山。在这附近找到几间空房子,进行了简单的维修,我们就在此驻扎下来。

虎林县攻城战

我们在马鞍山驻扎不久,就与虎林县高玉山率领的抗日救国军取得了联系。这时候才得知张锡候在攻占饶河之后不久,就率部队返回富锦县,而后越过松花江同绥滨的刘玉部汇合,去了罗北县。我们部队返回已不可能,部队领导研究决定和高玉山部汇合,共同图谋救国大业。当时他们有一千多人。加上我们二,三百人,合起来共一千五百多人。粮食、弹药等物资,很快由当地得到了解决。经过几个月的奔波,我们终于安下心来,静候指挥部的号令,随时准备杀向抗日的疆场。

一九三四年一月,各路抗日部队云集于虎林县境。一年一度的春节年关将近,各路抗日部队的战士,几个月来抛家舍业,东奔西走,徒劳往返,可谓艰苦之极。各路抗日部队领导人经过会商,决定联合攻占虎县城,补充给养,欢渡一个胜利的年关。

各路抗日部队经过多次会商,一个攻占虎林县城的作战计划已经形成。攻城总指挥礁定由高玉山、袁辅三等三人担任,高玉山率领的部队,王勇及武术第三旅的武术队,金日成领导的保满营,还有其他零星加进来的部队,总共二千人。这是一次多路部队联合攻城的作战行动。据了解:虎林县城敌人的守备情形是城里有数十名日本鬼子及两个骑兵团,其中包括部分伪军,武器配备精良,守备也较为严密。从地形来看,我们占着有利地势,东是通往虎头的公路,不远就是乌苏里江,城西有一条立射散兵壕,对着密山路口有敌人的哨兵。整个作战部署是:王勇队伍由城南发起攻击,并把守通往密山的公路;其它部队,由城北发起攻击。我们的左翼是保满营。

一九三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夜问,各路抗日部队进入攻击作战位置。当发起攻击时,进展很顺利。我们逼近散兵壕时,正赶上敌人换哨兵,外面两个人发现了我们,就往后跑,我们一跃而起,迅速进入战壕,在哨所里生俘了七名伪军,占领了阵地。拂晓攻进城里街中心。日本鬼子很狡猾,没有开枪,好象在观察形势。伪军的马匹在街里乱跑,有的伪军连队集合起来向城外退却,被王勇的部队截了回来。伪军返回原地重新集合开始抵抗。这时天已大亮,日本鬼子也开始短促射击,我们攻进街里的人,被敌人的火力截成几段,敌人同时分组出动。我们的队伍开始乱了,兵找不到官,官找不到兵。指挥失灵。战斗情况越来越对我们不利,我们进到内线的队伍无论进攻和撤退,都相当困难。敌人机枪火力封锁了各个通道,压得我们抬不起头来。在外线的部队,开始有组织的撤退到北战壕。我们赫哲族班始终没有分开,无论进或退,都互相照应,在班长的指挥下,边打边退,当我们进到一座三间厢房,内有百余名我们的人。但彼此都不认识,没呆上三十分钟,我们发现屋里的人越来越少,我们一合计,这屋不能久留,得设法突出去。当我们退到北间屋时,才发现屋的东北角有一洞口,洞外的尸体堆得和洞口相平,在对面不到二百米处有一座木质二层楼,敌人的机枪严密地封锁这一洞口,难怪死了这么多人。在洞口的东北处,十米左右,有一数十立方米的石头堆,于是我们决定,不官怎么样,也要从这里冲出去。这是唯一的出口,到了石头堆,就安全了。全班分成两组,一组由班长付忠林带领首先冲出去,安全的到了石头堆。为了保证第二组的安全付忠林将石头附近一间破工房内的七名伪军消灭了。趁这时,我们第二组开始行动,付班长张雪山一溜烟似地冲了出去,但没跑几步,就倒了下去。紧接着我们几个人也飞快地冲了出去,当我跑到张雪山遗体旁时被他的脚绊了一跤,帽子也觉得被人捅了一下,我只听到付忠林说:“你看他也完了!”。我试着动一动,没有什么疼痛感。于是便猛爬起来,跑到石头堆旁。付忠林高兴得又是抱又是搂。大家回头看看,见付班长静静地躺在那里……心情十分难受。但情况紧急,便迅速的撤到北战壕,脱离了险境。这时大伙才发现我帽子被子弹打了一个跟儿,一绺头发从枪眼漏了出来,像狍子耳朵,背兜子决定随大队一起走。

各部队在虎头清点了人数,便越过乌苏里江,进入苏联的依曼市。总人数大约有二千人,部队进入苏联后,受到苏军的热情欢迎。为我们安排了住地,准备了粮食和用品,在此休整待命。第四天头上,苏方又给我们送来一个人,原来是付洪喜,我们悲喜交织,欣喜若狂。他哭了,我们拥抱在一起,庆幸还活着见面。原来在虎林撤退时,付洪喜被敌人俘获,和他一起被俘的还有大约一百余人。在当日傍晚,敌人将他们带到河边一个陡岸处,站好三排横队,日本鬼子架好机枪便疯狂扫射起来。当时,付洪喜在第一排,枪一响他就滚下了江岸,后面的人接着也倒了下来,把他压在了底下。当苏醒过来,已是夜半时分了。他觉得喘不过气来。身上压了许多人的尸体,血浸透了他的棉衣,费了很大力气才从人堆里拱了出来。听听动静,没有声音。于是,他顺着河岸向东跑,这样他就到了苏联。当时,才十九岁,是那一百多人唯一的幸存者。我们赫哲族班除了张班长,人又齐了,赫哲族战士无一伤亡。大伙高兴得又哭又笑,直到现在还时常想起那激动人心的场面。不久,苏方为我们安排了专列,我们整理好行装,按连、排、班建制,有秩序地上了火车。我们坐的全是闷罐车,车内搭有二层床铺,配置了取暖设备,还为我们予备了一些饮食用品。人上齐后,车门一关,上了锁。这时,我们才感到在抚远对岸下火车已经不可能了。就这样,我们开始了通往新疆的漫长旅程。当列车通过伯力市(哈巴罗夫斯克)转向西向的时候,从列车小小的窗口看见了抚远的山头,不久又看见了勤得利山、得勒乞山,街津口山,再见了,家乡!再见了,亲人!为了你们,我们将要继续战斗下去……


上一篇:赫哲族同胞的抗日事迹——义军汇集街津口
下一篇: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 学习“24字”社会主义核心 [15295]
 · 基层党建工作保障机制问题研 [14096]
 · 黑龙江省农村适用技术参考教 [13428]
 · 黑龙江省农村适用技术参考教 [13052]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图片新闻 | 留言咨询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同江先锋网 公安机关备案号 23088102000101 黑ICP备10200736号 2010-2011
地址:同江市杏林路12号 邮编:156400 技术支持
电话:0454-2935101 邮箱: tjzzbbgs@163.com QQ: 42080595
页面执行时间:156.250毫秒  [后台管理]